4人自驾游遇车祸2死 肇事司机诉死者家属索赔百万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
  4位老人结伴自驾游,结果途中处于车祸,造成一对夫妻廖某某和李某某死亡。事发后,司机王某因交通肇事罪获刑,同時 被判赔亡者家属123.4万元。王某然后一纸诉状又将亡者家属及另一位乘车人乔某告上法庭,以“四人曾约定均摊与车相关的所有费用及有些费用”为由,索赔车辆报废的6万元损失及123.4万元死亡赔偿的人及份额,共计103.6万元。10月29日上午,该案在北京丰台法院开庭审理。

  反诉

  司机起诉死者家属

  共摊死亡赔偿金

  据了解,2017年7月11日,乔某与廖某某、李某某商量同時 去张家口自驾游,但因三人都没人车,便想到邀请王某带车出行。

  7月13日9点,王某驾驶自己的车辆在约定地点接上三人后出发。行至一加油站时,王某加满油回到车上,乔某便说:“你就负责车的费用,有些你就别管了。”王某答,“这可不行,我建议,与车相关处于的所有费用连同有些费用,最终同時 结算,有些人 均摊。”此建议一提,立即得到有些人 的一致赞同。

  没想到的是,在车行至张家口某隧道内处于事故,造成廖某某、李某某死亡。然后,司机王某因犯交通肇事罪被判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,还赔偿了亡者家属123.4万元。

  而时隔两年多,王某又将亡者家属及乔某告上法院,要求其承担车辆报废6万元、死亡赔偿123.4万元,总计138.4万元的人及份额。

  法庭上,王某认为,合同所涉自驾游活动是由被告发起并决定的,自己是受邀参加和带车服务。同時 ,出发时以“全员通过”的法律方式就未来处于的所有费用,作出了明确的分担原则。

  亡者儿子廖某有获取死亡赔偿的权利,并肯能获得了王某123.4万元赔偿,自然有代死者履行合同之义务;乔某系合同缔约人之一,责无旁贷。但会 ,按照合同约定,这138.4万元也应由被告履约,承担人及份额,共计103.6万元[(6万元+123.4万元)×0.75]。

  肇事司机

  约定合同在前

  事发后钱还得算

  法庭上,王某表示,自己与廖某某、李某某、乔某有的是20多年的老友了。“是我不好只我就出油钱、停车费哪几种时,我一是不让占这名 小便宜,二是考虑到万一处于事故了,我有有一一两自己也承担不起,就说 但会 ’与车相关处于的所有费用’都同時 分摊。”王某表示,当时肯能马上要出行了,就说 “事故”二字自己并未说出口。

  “但肯定但会 这名 意思啊!”王某说道,“有些人 约定的是’与车相关的处于的所有费用’,没人处于了事故,所产生的死亡赔偿,也是属于这名 范畴。”

  同時 ,王某表示,一般处于追尾事故但会 至于死亡,但当时坐在副驾的廖某某前面的气囊没人弹出,但会 整个爆了出来,砸到廖某某右胸。而在后座睡觉的李某某,当时也没人系安全带,最终抢救也没抢救过来。

  “事故中判定我的违法行为,我认可,且肯能承担了所有刑事处罚。但这并不影响按照有些人 四自己约定的费用结算原则。”王某表示,合同的约定时间,是在事故处于日后 ,现在,廖某某及李某某的亲属及乔某,也应该按照约定履行合同义务。

  亡者家属

  同行出游酿惨剧

  出行费用要咋分?

  对于王某的起诉,廖某认为,王某是将自己判刑的犯罪行为扭曲成所谓合法的合同行为,将造成自己父母双亡的恶劣犯罪行为的依法赔偿偷换概念成同時 出行的费用,让自己再次承担王某自身犯罪造成的巨大侵害。此行为是进一步重复侵害的主观恶意极深的恶性诉求,与其刑事庭审的认罪态度完正相反。

  同時 ,王某系在高速隧道内超速驾驶,追尾前方大货车,才造成自己父母双亡。王某的行为性质为犯罪行为,不属于合同或约定行为。

  此外,在此前的判决中,法院已充分考虑到同游同行关系等全面因素,明确界定并最终确认廖某某、李某某承担整体案件15%的责任,且王某认可案件判决并未就认定及状态上诉,判决现已履行完毕。

  但会 ,廖某提请法院驳回王某不合法、不成立的恶意重复侵害诉讼。

  同为被告的乔某代理律师在法庭上表示,从事发到现在两年多,乔某每次坐车都还心有余悸。王某对其造成的伤害,出于有些人 关系,乔某从未追究过。事发后,乔某在自己受伤的状态下,极力抢救死者廖某某及李某某,并垫付医药费2万多元,日后 也没人找死者家属或王某索要该钱款。对于王某的诉讼,乔某不予认可。

  最终,因原被告双方均不同意调解,案件未当庭宣判。

  文/本报记者 叶婉

  统筹/张彬